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Position

你的位置:购彩堂 > 产品中心 > 日媒文章:纸质书的独特魅力是什么?

日媒文章:纸质书的独特魅力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2-03-24 16:37    点击次数:117

参考消息网12月19日报道 日本《每日新闻》11月18日发表题为《网络时代的纸质书》的文章。文章称,现在是信息泥沙俱下汹涌而来的时代。互联网虽然很便捷,但往往使人难以邂逅兴趣之外的世界。纸质书今后绝不会消失,也绝不能消失。全文摘编如下:

虽是适合读书的季节,但“远离印刷品”“出版业低迷”成为话题已有很长时间。最近大概也有人通过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来阅读电子书。而在网络销售平台上购买纸质书的机会也很多。纸质书具备而数字读物缺乏的魅力到底是什么?街头的书店正在变成什么样子呢?

《文艺春秋》推广部大矢靖之:邂逅想象之外的世界

从纸质书中可以获得电子媒介无法给予的真实体验。我从研究生院毕业之后工作的15年里,先后在大型书店、与书籍相关互联网企业以及出版社任职,一直希望努力给人们提供这种真实的体验。

“远离印刷品”被谈论已有40多年,有许多人通过智能手机等阅读互联网上的报道,但至今阅读文化本身依然盛行。互联网会根据用户的检索记录等个人信息、位置信息等,利用计算程序算法来给出检索结果。这虽然很便捷,但只会显示跟用户价值观类似的信息,往往使人难以发现自己兴趣之外的世界。

但是,书店则会把推荐读物摆放在显眼位置,让逛书店者邂逅想象之外的世界。纸质书不需要电源,阅读者可以自行进行批注、折叠,是非常棒的媒介。不仅是内容,书籍的装帧和腰封也汇集了前人的智慧。

我2006年跳槽到书店工作。之前从前辈那里学习到跟日常新闻相关书籍的销售方法,并运用到互联网上推销书籍。社会的数字化不可逆转,拒绝是没用的。我认为具有建设性的做法是,熟练运用数字化手段,掌握把客人从网络世界拉出来的办法。

如果碰到似乎会畅销的书籍,我就会采购一定数量,然后在社交网络上发帖说“关注这本书”。事前也会将信息扩散到其他书店的店员和编辑那里。作品实际上畅销后,出版社就会说“大型书店出了销售数据”而进行加印。于是,全国的书店都会有同一本书出售。我非常关注这样制造爆款,建立对这本书所有相关人员而言的良性循环。

这里列举几个有关书的最新动向。首先,通过视频小程序介绍书的做法很受欢迎。读者之间会分享所读书籍的照片和读书笔记等等。

东京荻窪的“书屋 Title”等书店,注重品类齐全、店内布置,还设立咖啡座。这种个性独特的私人经营书店,近年在各地开业,引人关注。虽然大家身处变化剧烈的时代,但试错在持续。

开设24小时营业书店的旅馆,也出现在了名古屋市。书籍也有助于提升旅馆形象。纸质书今后会与电子书各自发挥作用,逐渐接近于一种个人嗜好。纸质书今后绝不会消失,也绝不能消失。

日本出版销售集团选书师有地和毅:来“收门票”的书店淘金寻宝

普通的书店靠卖新书盈利,但我们的书店“文吃”在此基础上还靠收门票来运行。平时收取1500日元(约合83.5元人民币),跟进电影院的花费差不多。2018年开店之初曾非常担心将来的发展,但书店的经营也维持下来了。

开这家书店的缘起是街头的书店正渐渐消失。过去书店是一个让人心情愉悦的地方,可以不经意间走进去浏览一下书架上的书,或者一边翻书一边等人。但是,现在有些市、町、村竟然一家书店都没有。逛书店已经不再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自然接触书籍的机会大为减少。

我们是书籍的批发代销公司,老本行是给书店供书。然而,在那之前却没有建立一个让人好好与书籍接触的场所。因此,我们考虑应该改变书店的利润结构,开先河实行入场费制度。进店的顾客如果支付入场费,停留几个小时都行,店里大约3万册图书可以随意阅读。为了让顾客慢慢读书,我们店还开设了咖啡座,免费提供咖啡,也出售简餐。几乎所有的顾客都会停留三四个小时。也许为了充分品读书籍,大约30%的顾客还会买书。

街上的书店经营不下去的一大原因是,通过互联网买书的办法增多。如果在网上下订单,可以很快买到想要的书。在便捷快速和种类齐全方面,书店根本不敌网络销售。那么书店就没有价值了吗?

如果想在网站上买书而进行搜索,出现的全是根据自己购书记录筛选出来的书籍。那都是对过往自己的延续。虽然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书,但不会碰到自己不感兴趣领域的书。但是,如果在书店找书,就会花费精力和时间。当你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的时候,往往会很快扫一眼摆在旁边的书。那也许就是打开新世界的一扇门。书店就类似“淘金的寻宝”之地,个中体验是网络检索不能给予的。

为了充分发挥这种作用,“文吃”充当各种各样的角色。书在一个位置只摆放一本。如果有人正在读这本书,其他人就读不到,这就看运气吧。另外,我们不按书的种类来摆放。书店店员通过观察来整理,在此基础上会在建筑相关书籍下面摆放烹调书等,故意想办法迷惑顾客。

现在是信息泥沙俱下汹涌而来的时代。有时人们会对社交网站上有贴近性的信息怀有感情。为了不随波逐流,必须有自己的坚守。在书店偶然邂逅的书中,也许就有距离遥远、时间久远的人们留下来的意想不到的语言。从中有可能找到此生可以坚信的道理。

唐薯书店合伙人奥田直美:顾客帮忙摆满书架的旧书店

由于憧憬作家石牟礼道子的世界,我与丈夫在2009年3月开办了一家旧书店。店名“唐薯”,就是南九州的甘薯。我想打造一个能感受石牟礼女士出生成长的熊本县天草市和水俣市风土人情,似乎能看到不知火海(八代海)的地方,并一直抱着这种想法在努力。现在已经是第13个年头。

一开始,我们把书架漆成不知火海的蓝色,摆放石牟礼女士的书,并摆放跟她相关人士的书籍。一般的旧书店会加入旧书同业公会,从旧书市场买书,但唐薯书店是从顾客转让书本开办起来的。

有些顾客会送来我们并不知道的书,进店后会问“对这些书有没有兴趣”。还有素未谋面、远道而来的人看到我们的网站后,会送来跟石牟礼女士或水俣等关键词相关的书籍。我们跟选择书本的精选书店不同,书架是顾客们帮着摆满的。

我上高中三年级时遇见石牟礼女士的作品。大学升学考试的考题,引用了《来自语言的秘境》这篇随笔。这篇随笔讲述了她去天草,与从未离开过小岛的“阿婆”相见,感叹从阿婆所代表的非现代的丰富世界中,遇见了自己所追寻的事物。

后来我和丈夫开始去天草和水俣,希望把石牟礼女士的世界与自己生活的现实世界连接起来。于是就想在家乡京都开一个跟水俣有关的书店。

我认为,因为有纸质书,才需要一个交流的场所。即便不能深入交谈,如果借助书,与人连接的方式也会略有不同。由于有这样一个场所,我从保持联系的人们那里深深受益。



Powered by 购彩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