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才招聘Position

你的位置:购彩堂 > 人才招聘 > 曾经的世界第一观音像拆了!私人开发,日本政府花9亿拆除?

曾经的世界第一观音像拆了!私人开发,日本政府花9亿拆除?

发布日期:2022-04-25 12:13    点击次数:165

我来做这个大冤种

——日本政府

前几天,高100米,全日本境内第二高的淡路岛“世界平和大观音像”拆了!这个巨大观音,是由一位大阪房地产商于1982年建造,耗资53个亿,在当时不仅是全日本第一,甚至一度登顶世界第一巨像!比纽约自由女神像还高9米!

现在说拆就拆,日本政府却要为它花近9个亿(预计成本8亿8千万)拆除,铁做“大冤种”?为啥!

日本政府:我也想他付钱,可是他人没了

· 观音像建好了,人也没了 ·

原来,在1982年这尊超大的观音像建好的6年后,也就是1988年,这位大阪商人就直接立地成佛,撒手西去。

随后观音像的产权移交给了商人的妻子,谁知道接手之后的18年过去(2006年),商人的妻子也离开了人世。

二人无子无女,后继无人,产权就这么又被空置了14年。

由于每年都要付出高额维护费,无人愿意接盘。年久失修,100米的超高造像已经成为巨大的安全隐患,来点台风,观音摇头叹息,周围居民每天担惊受怕。

怨声四起,周边地块也得不到有效利用,2020年,日本政府不得已做了“接盘侠”。

全铁骨结构的造像,11年开始研究怎么拆,21年6月开拆,一直要拆到23年2月,费时费工,可谓大冤种坐实。

这尊于日本经济腾飞时期,商人为了炫耀自己“衣锦还乡”而大兴土木的大型造像,最终还是无法护佑自己,更是与世界和平搭不上半点关系,成为了当地人的笑谈,不堪回首的历史。

· 一度成为旅游圣地,却好景不长 ·

不过,这么一个当时的“全日本第一高”,也曾有过自己的辉煌时刻。

经济腾飞时期,游人也曾络绎不绝,场馆内部满布商人各处搜罗来的盔甲甲胄和中古豪车,盛极一时!

顶部还设置了观景天台,一览众岛小,整个神户-淡路岛区域的风光尽收眼底!

不过这天台设计的位置和样式着实有点怪怪的,怕不是很难得到神佛护佑……

门票800日元(合人民币40元左右),小孩子半价,停车只要200日元,从价格上来说很吸引人,然而这等风光,仅仅维持了5年,之后就开始连年亏损。

究其原因,大家只要看一下俯瞰图就一目了然了:这周边除了观音坐像之外,可以说是啥都没有。

除了造像下方的底座的一部分是餐厅之外,整个景点周围甚至连个便利店都没有,旁边的一家咖啡馆还是造像开放后3天内紧急建造营业的,然后别的设施——就没了。

这你不亏损,简直都对不起自己……

· 内部,废墟后有点阴间 ·

外边看的差不多了,咱再随着胆子大的博主们进到里边溜达溜达。

一楼的各种佛龛,当年香火鼎盛,现在佛去坛空,甚至显得有点阴间。

现场还散落着大量的“水子地藏”,是为早夭儿祈冥福的用品,下方缀着的文字代表都是已经使用过的物品。

除此之外,现场还存留着送子观音像,后方的牌子标记着供奉价格。

2楼和3楼原本为美术品展览馆,陈列着商人收集的陶瓷器和绘画作品,现在均已被挪出。

角落里还有“残破品”被留在现场,绘画和纹路做的相当精细。

5楼为民俗馆,陈列着之前说的甲胄和老式座钟,现在天顶已经垮塌,十分危险。

除此之外,还有别人捐赠展出的马自达老式汽车招牌,尚留此处。

当年为了吸引游客,这个地方还展出过很多怪东西,比如这个“接吻的像”。

还有类似于日本的“七福神”和佛教的“88尊观音如来像”,真是各路神仙开会,齐聚一堂!

随便走到哪一层,都能和神仙来个“偶遇”,比如从天台上下来一拐弯,哟呵,这不是丰收地藏嘛,怎么放在离地面最远的顶层,这还丰收个锤子!

而在餐厅观景台上,放眼一望甚是凄凉,远处的“山寨自由女神像”仿佛带着一丝丝的落寞,又带有一丢丢的讽刺。

再配上外边让人不知道如何吐槽的大看板设计,对不起我只想驱车离开~立刻离开~!

大家有没有升起兴趣?日站君看完反正先润为敬!

这样的观音造像,还有11个

像世界和平大观音像这样的超高造像,在日本还有11个,不少也都面临着存续危机——建造一时爽,维护火葬场。

比如长崎的“七ツ釜聖観音”,长约40米,1990年建造,当时建起来法相庄严,金光四射。

当时,这座雕像由当地政府和民间资本一同出资,主要为了激活当地观光产业而兴建。

结果,由于采用“分段式建造设计”,有一天台风一来,观音像的脑阔直接给刮掉了!无奈只得拆除了事……

另外,同样处于尴尬境地的,还有石川县的“加贺大观音”。

一样乃是送子观音像的一员,花了35亿建成,位于280亿元建成的“加贺之乡”游乐园境内,建成时期仿佛一手好牌捏在身。

结果97年开发商倒闭,由当地佛教组织暂时维持运营,06年卖给了医疗器械公司,公司无力负担维护费,佛像日益老化后目前也面临着拆掉的命运。

另外,北海道芦别市的“北海道大観音”,仙台的“天道白衣大観音”,均由地产开发商脑子一热开发,泡沫期后破产,目前由地区佛教组织代为“接盘”,暂时安稳。

然而,接盘的人难受不难受?当然!东京湾观音的运营者就晒出了一笔账单。

“门票一张500日元,来访者一年4万人,10年就得大修小修的来一次,最近一次花了1亿5000万!维修材料涨价3倍,我司才是最大的大冤种!”

再看一下观音大士微笑可掬的面容,令人不禁再次感受到了时光流逝,历史长河风云变幻的参差。

眼看他广厦三千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一世繁华付东流。

佛不渡人人自渡

可以说,日本观音造像的迭起兴衰,侧面也体现了日本经济的腾飞与衰落。

从泡沫时期大手大脚,一个个巨大观音像们如同反映了当时人们内心无限膨胀的欲望,而在泡沫破碎之后,沦为废墟的造像们又仿佛是对过去那个荒谬时代的无声讽刺。

数亿的拆除费由政府做大冤种,国民的税金支付。“失落的30年后”,日本政府与老百姓还在为当年盛极一时的轻率举动付出巨大而沉重的代价。

有人说“佛不渡穷人”,可能确实如此。盛极必衰,天地之理。风云变幻之时,归根结底,人还需自渡。

图片素材:

五郎のおつぼ

廃墟写真ブログ

珍寺大道場

まいどなニュース

神戸ニュース

いたみわけ

Youtube@1988mk2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



Powered by 购彩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TOP